第1576章 上苍(1/3)

    这场面太大了,石琴轻鸣,击断了轮回,改天换地,这是要波及诸天万界吗?

    楚风真的被惊到了,他不过是挖掘出一张古琴而已,就闹出这么惊天动地的大动静。

    整片世界都被剖开了,轮回路断,古殿被那斑斓符文光束洞穿,那蜂巢中的生物一具又一具不断的炸开。

    纵然是历代的天纵强者,可是眼下却也微弱如萤火,瞬间熄灭,生命在这一刻与超世的伟力比起来太渺小了。

    “这是古琴微弱的鸣音与那条根须共振的结果!”

    楚风动容,他发觉,造成这种可怕的后果,不仅是因为无意间拨动了石质琴弦,还与那未明植物的根茎抖动有关。

    轰隆!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这里的虚空炸开,像是要割裂大千世界,撕裂无边宇宙海,一道光贯穿上苍。

    漆黑的虚无,像是有无边的深渊吞噬而来,这片地带被剖开,黑暗笼罩一切,覆盖轮回。

    这是诸世外的样子吗?黑的瘆人,什么都看不到!

    突然,一条庞然大物露出,横贯虚空,挤压走黑暗,连向这破落之地。

    那是什么?

    竟是……根须!

    它太粗大了,像是跨越诸天,从那诸世外蔓延而至,连通此地。

    不,它原本就在此,不过平日间蛰伏,不为人所知。

    “是那池中的根须!”

    楚风震撼了,早先他所看到的莫名植物的根茎,那只能算是末梢。

    直到这一刻,天塌地陷,轮回断,它才露出真容,其本体竟大到无边,连向诸世外。

    “我所看到的末梢,连着池底,汲取秘液,此外还缠缚着一张石琴。”

    末日的画面,连轮回都被撕裂了,一条根须从这里贯穿向诸天外。

    而真实的景象,人们所能够看到的却是,无边的黑暗,像是广袤无边的深渊,笼罩八方,而一条根须则像是唯一的铁索桥梁,连向外界,那是唯一的生路吗?

    楚风严重怀疑,世界被剖开,轮回被斩断,那石琴的作用还是次要的,主要是神秘根须卷动所致!

    果然,当破灭到一切程度,整片世界都安静了,仿佛停止了,琴音绽放的符文光束并未摧枯拉朽,并未要斩尽一切,更多的是那根须动静太大。

    楚风立身在破败之地,石罐莹莹灿灿,他像是世外人,一切都与他无关,这更进一步说明罐子来历惊人。

    连这种天地崩坏,轮回沉沦的景象,都影响不了它!

    “咦!”

    楚风吃惊,破败之地,残缺殿宇被剖开后,居然还在,并未全部崩灭。

    而且,远处那座蜂巢居然并不是被攻击的目标。

    真正之殇是,那片地带的“蜂蛹”死伤无数!

    十窟九灭,那些生灵在这种波动下,九成九都凋零了,死的很彻底,别说什么肉身,连真灵都没有留下一丝,不存在转世一说。

    这很可悲,也很可笑,身在轮回中,一旦死去,竟与转生彻底绝缘。

    可以看到,石琴最虚弱的颤音绽放时,那斑斓彩色符文光束蔓延向蜂巢,看起来很温和,十分的轻柔,抚向陈尸地所有“蛹”。

    景象可怕,哪怕他们皮包骨头,也是血溅虚空,所谓的历代天骄,曾经的王者云集于此,死的竟是如此的惨烈。

    最终,有生物活下来,有人类,也有魔禽,更有异兽,他们居然没有任何的悲戚与愤怒。

    相反,幸存的少数生物都癫狂了,兴奋无比,甚至可以算是疯了,披头撒发,赤着脚,或者羽毛炸立,冲霄而上,不断嘶鸣。

    这几个生物眼睛赤红,有点发疯的征兆。

    直到根须颤动,他们才停止疯狂。

    活着的生物一起对根须顶礼膜拜,而后都进行了一个同样的选择,佝偻着身体,攀上横跨虚无黑暗的巨大根须,迅速远去。

    看他们的样子,像是在争渡,要离开红尘苦海,宛若这是成仙之旅,走上了彻底超脱的道路!

    楚风发呆,有些发懵,这到底什么状况?

    他以为活下来的生物会冲过来与他拼命,没有想到,幸存者居然头也不回的远去了,都激动到发疯。

    他似乎被无视了,或者说那些生物没有发现他?

    “选拔结束!”

    这时,机械的声音传来,没有感情波动,无情绪蕴含在内。

    楚风头皮发麻,他不会被守陵人发现了吧?

    很快,他发现自己多想了,那真的只是一种程式化的声音,像是一台古老的机器发出的,例行昭告。

    当然,其音特殊,是通过规则震动出来的,不限种族都可听懂。

    大道无情,没有自我,这或许就是真实的体现?

    亦或是说,所谓大道不过机械过了,磨灭了个体真我,成为冷漠而麻木的石胎、泥人、木雕。

    “我无意间触动石琴,似乎提前开启了某种选拨,那琴音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