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 轮回深处有大恶(1/3)

    漆黑与冰冷的牢狱,万古死寂,没有声音,没有生气,一个人披头散发,被锁在牢中,在孤独中等待死亡。

    诸天都衰败了,大千世界都腐朽了,崩溃了,所有的生机都渐渐消失,走向终点。

    而牢中的人也在虚弱,渐渐枯竭,犀利的眸子暗淡,过往的辉煌在历史长河中被斩去,被遗忘,整个人暮气沉沉,终将消亡。

    楚风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凄凉感,为什么会如此?

    那个人与他太像了,但是,他并没有经历过这些,怎么会有共鸣,有这种感受?

    是因为害怕吗?早已预感到自身的结局不太好,会有这样一天,所以才能有这种相通的怅然感?

    楚风从轮回路彻底挣脱出来,站在这片寂静而黑暗的残破虚空中,自身的本能给他以非常不好的体验,颤栗,迷茫,惊悚,很复杂。

    恍惚间,他似乎真的成为了牢中人,身在最底层地狱间,起初还可坐看风云起,时代变迁,可是到了后来,麻木了,自身与天地共朽去,在绝境中慢慢地灭亡,看不到希望。

    他真的有了一种恐惧感,不是怕死,而是怕有朝一日他身边多有人都不在了,都死去,只剩下他自己,在这种黑暗与压抑中煎熬,只身独活,品味万古只余一人的苦涩,实在太可怕。

    那种体验,那种景象,别说活下来什么生灵,连大千世界都不在了,只身下废墟下的他自己。

    他猛力摇头,想摆脱这种体验,不愿再看下去。

    一刹那,他回归现实中,连带着周围的景象都变了。

    庞大的鲲鹏呢?在模糊,在虚淡,竟开始瓦解,直至不见!

    虚空中,只剩下点点齑粉洒落而下,那是石化后破烂的身体崩毁了吗?

    他明悟,早先所见,也只是亿万年前的“景”,这才是真相,哪里还有什么鲲鹏,在数个纪元前就崩解了,唯有凋零的羽毛,以及折断的骨,化成碎屑,在宇宙中凋零,飘落。

    这很可怕,超越了仙王的存在,其尸体本应不灭,不朽,可是如今也都不在了!

    楚风伸开手,在残破的天地中接到了一些飘落下的碎屑,那是……鲲鹏的尸骨!

    还有远处,那巨大的石磨盘在其眼前,竟也渐渐模糊,而后四分五裂,至于那当中遭受酷刑的诡异生灵亦虚弱,没了声音,迅速溃散。

    显然,石磨盘那里也是曾经的“景”,而今还原到现实。

    远处,那熄灭的火堆中的仙王骨更是如烟如灰般化作虚无,被历史的时光以及莫测的伟力磨灭干净。

    楚风茫然,站在这片破烂的大天地中,所见唯有如尘埃般的星体残骸,还有各种至强生物的烂骨碎屑。

    曾经的大千世界,辉煌成为过去。

    这也是未来诸天的预演吗?

    过去如此,将来依旧会重复,轮回成这种景象?

    他很难接受,不久的将来,阳间崩,诸天瓦解,他身边那些熟悉的人都死去,都成为历史的留影,那是何其的可悲。

    “是你让我见到昔日的一切吗?”楚风低头,看向石罐。

    这件古物散发朦胧的光,有些不一样了,他确信,能够突破轮回路的禁锢来到这里,见到那些景象,都是因为罐体。

    “你贯穿无数个纪元,从古史中而来,见证了太多,到底想给我什么样的启迪,要我如何去做?”

    楚风声音低沉,情绪低落。

    他突然有些害怕,有些茫然,若是他所在的世界渐渐被黑暗覆盖,化作冰冷的冻土,父母亲故永远不见,周围朋友全部死去,乃至诸天,世外,甚至上苍都干枯,绝灭了,只剩下他自己,那是何等的悲凉,一种惶恐在心底弥漫。

    许多身影浮现他的心头,父母、周曦、小黄牛、大黑牛、妖妖……老古等,太多人朦胧的闪过。

    甚至,连记忆都渐模糊下去的许多故人,比如武当宗师,昆仑山的大妖等,竟都清晰起来,在心中一一呈现。

    这些人有的本就死去了,有的踏进了不知道真假的轮回中。

    “死亡不可怕,可是,在绝望中一个人回忆曾经的拥有,那种凄凉感无法承受!”

    楚风后退,再后退,然后,猛的一头扎进轮回路中,在那片虚无地带,在那破碎的大世界中,他一刻也不想停留了,总有种在经历过去,又与未来共鸣的可怕真实感。

    他害怕了,不想那种事情发生。

    “罐子,你在揭示我的未来吗?”

    “还是说,当年有与我一样的人,带着你,曾经历那些事,而今,你让我体验到了他的种种遗憾?”

    重回轮回路中,楚风目光如同火炬,光束绽放,似在熊熊燃烧,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凌厉起来,如同仙剑出鞘。

    他越发的感觉紧迫,心中无比强烈的不安,他到底要如何做,才能避免那些可悲的事发生?

    广阔的轮回路时断时续,由一座又一座漂浮的残破大陆组成。

    楚风极速飞遁,终于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