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1章 轮回守陵人(1/2)

    “抱歉啊,各位,此子自幼缺少见教导,桀骜不驯,时常闹出笑话,回去我定当好好教训他!”

    九道一开口,当众道歉。

    但是,无论怎么看都缺少诚意,这是闹笑话那么简单吗?

    尤其是,九道一居然很心疼地擦拭那杆青铜战矛,好似怕那矛锋有损般。

    众人无语,须知,轮回路中的一堆生物都让那楚疯子投掷的铜矛给戳没了,你居然心痛地端详铜矛。

    “道友,是不是有点过去了?”沅族的仙王在天穹外出言。

    “你还没走?!”狗皇呲着残缺的大牙,在那里恫吓与威胁,道:“你还要再光棍的留下另一条手臂吗?”

    天外,四劫雀族的古祖亦开口,道:“呵,天帝位当在近日选出来,无论如何,我们也要仗义执言,说出自己的意见,推出最适合的人选!”

    一声叹息,那破灭并模糊下去的轮回路中,有一道幽影浮现出来,像是很衰败,其身体佝偻着,老态龙钟,皮包骨头,犹若骷髅,宛若一个史前的厉鬼重新回归到世上。

    渐渐清晰,细看的话,它头发都快掉光了,脸皮与头皮干枯,贴在头骨上。

    “各位,这真是不公,有人杀了我的弟子门徒,却被人这么轻飘飘地揭过去了?”这个老厉鬼般的生物很可怕,最起码也是仙王。

    这让九道一都神色凝重起来,盯着它看了又看。

    “是有些不公!”四劫雀第一个开口。

    沅族、人王莫家的人亦点头,在那里附和。

    “万事皆有因果!”九道一脸色阴沉,甚至,眼窝深处有红光闪烁,道:“这条轮回路是谁留下的?”

    九道一想说的是那位,在这轮回深处还有九口朱红色的古棺呢,连那位的亲子都葬在此地!

    结果,现在这个地方出来的人背弃了原本的初衷,一而再的为难那位后世传人,比如敌视第一山,要杀楚风等,所以,九道一心中始终有一股强大的杀机。

    他最崇敬的就是那位,眼下,其留下的一切,甚至其子的葬地都出了问题,他怎能不怒?

    所以,他放任楚风下死手!

    当然,他倒也不是很忧虑那位留下的轮回路以及九口朱红色古棺。

    这条路是那位区挖古地府没找到想要的一切而区别于古地府生猛的开辟出来的轮回地,九道一坚信,没有人可以撼动!

    他愤慨的是,轮回路中上的这些生物的背叛。

    九道一猜测,这些生物原本应该像是守陵人般的角色,结果现在反倒占了此地,据为己有。

    这很不好,背弃那位的托付,反过来还针对这一脉的后来者,若是深思,当诛!

    九道一喝问:“你们这些人忘记了初衷,还记得肩负的使命吧,尽管我不知,但完全能够猜测出,这里不属于你们,轮回尽头有九口古棺,他们若是复苏,你们挡得住他们的怒火吗?”

    他觉得,九口古棺中的有些人或许能活过来,有朝一日再现世间。

    因为,他始终认为,那位的亲子不能死,以其通天彻地、压盖古今未来无敌的姿态,怎么会看着自己的子嗣永寂?

    其子若不能活过来,对于那位来说太惨烈,太残酷,也太凄凉了。

    一声叹息,那个在轮回路中佝偻着身体、宛若老厉鬼般的生物开口,道:“的确有守陵人,但,我不是。”

    当听闻到这种消息,所有人都震惊。

    九道则一震怒,道:“你们敢侵占此地?当全灭!”

    谁敢如此,连诡异与不祥,以及祭地的生物都不敢踏足这里,竟有其他人敢大逆不道?

    “我虽非守陵人,但却有点关系,算不得侵入,有资格栖居在此路外围。”老厉鬼般的生物说道。

    “老人皮,需要我们出手,帮你清理门户,一起灭了他吗?干票大的,挖了这条路,说不定能一窝端出许多好东西!”狗皇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各位,容我说完,那位划定的范围,谁敢进入?你们所看到的也只是外围无关区域,而我等也只是在无主之地,在其开辟的轮回外的地带,都是后来天地自然形成的轮回路蛛网,围绕着那位开辟的轮回!”老厉鬼般的生物认真解释,不想此时大动干戈。

    这种解说,让所有人都倒吸冷气。

    那位自己开辟的轮回,竟强大到了这种层次?连天地自然都围绕它,演绎出轮回路,宛若蛛网般密密麻麻。

    这是否意味着,已经与最古时代那连着上苍的古地府路并论了?

    那超越了帝落前的最古时代的路,有人说可能是大道自行演绎成的,也有人说是上苍不可记载的年代的生物开辟的。

    不管如何,其来头都极其骇人。

    先栖居古地府的诡异生物不过寄生者,远非掌控者。

    现在,人们惊闻,那位开辟的路已经让诸天共鸣,自行围绕其诞生诸多蛛网般的轮回路了,实在慑人。

    “道友,你们想杀我吗,我不是守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