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通阴狗(1/2)

书架问题貌似解决了。。。

    我们背上包裹出门,一路上我们发现这个村子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早上七八点的时候开始有人在田里种菜,也有老人在家门口抽搭着旱烟,还有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去林子里,好像是去打猎。

    如果这是一个普通的村子,那眼前的一切都很正常。但这里是‘鬼村’,这些人似乎都没有受到那怪病的影响,莫非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麻木了?我有些不解。

    “你们有没有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里死过人,而且绝对不少。”

    王援朝脸色有些凝重,他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

    “的确有点不对劲,村子里一下来了好几个陌生人,这些村民怎么都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他娘的老子刚才还特地把手枪悄悄亮出来,他们却跟没看到一样。”胖子悄悄说道。

    这个村子绝对有问题!

    一阵灼热的感觉从喉咙处传来,我有些烦躁地喝了几大口水,才稍稍的把那口渴的感觉压下去,我打了个嗝,水都反胃出来了。

    这种感觉实在是恶心,明明自己肚子里已经装满了水,但是大脑却不断告诉我口渴了,口渴了。

    “我们再去那边的院子看一下吧!一定会有什么线索的,我就不信这座村子里的所有人都神神叨叨。”我指着村子尽头的一个院子说道。

    我们几个人走进院子,里面有一个瘦骨嶙峋,差不多三十多岁的妇女正在磨着一把菜刀,她看到我们进来只是瞄了一眼,然后又继续做起手中的活来。

    “他娘的有狗!”这时胖子大叫一声,胖子曾经被藏獒撵过,现在看到大一点的狗就双腿发软。

    角落里有一只大黑狗呆呆的看着我们,它也不朝我们吠叫,也不摇尾巴表示欢迎,就好像是一个看客一样。

    “不好!”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连忙转过头去,此刻四姑娘死死地盯着那只狗,满脸煞白。

    他突然朝着王援朝吼道:“把那只狗抓起来宰了。”

    四姑娘的声音很紧张,让我们几个人都吓了一大跳。

    话音未落,那只狗猛地跑出院子,留下面面相觑的我们。

    “你们留在这里,等到了中午十二点,找到这座村子里阳光最充足的地方,往下挖六米,如果挖到什么东西马上停手,等我消息!”

    四姑娘一个字一个字的吩咐道,然后整个人就飞快地冲出门追狗去了。

    陈驼子脸色惨白,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说老陈,你他娘的别在这里唱白脸吓人了,这娘娘腔说什么?我怎么一句话都没听懂。”

    胖子在旁边问道。

    “我一开始还没注意到,但你们刚才有没有发现一个细节?四姑娘让王援朝把狗宰了的时候,说的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跟这里的口音相差很多。但是那只狗却听懂了四姑娘的话,一下就跑了,这是一条通阴狗!”陈驼子道。

    我脸色也跟着变白了,因为我家三代人都是做古董生意的,所以我多多少少了解一些邪门的东西。所谓的‘通阴狗’只有苗族的寨子里才有,记载中这种狗需要在怀胎的时候就给母狗饲养喂人血人肉,出生之后再用秘术继续饲养,这种狗长大了之后就是通阴狗。

    “而且你有没有发现,刚才那狗是条大黑狗!黑狗阳气是最足的,所以我们土夫子常常用黑狗血破邪。但这条大黑狗居然给通阴了,这说明附近的地下肯定埋着什么恐怖的玩意,出个粽子王都说不定。”陈驼子脸色白的跟纸一样。

    这种状况,就好比你在大中午都能遇见鬼。

    我手脚冰凉,心脏跳的飞快,下意识地问陈驼子接下来该怎么办?

    “现在我们是进退两难,只能看四姑娘能不能解决村子里的东西了,要不然我们都得变成这样。”

    陈驼子说完指了指那个正在磨刀的妇女,妇女那漠然的神色令人胆寒。

    一直等到了中午,我拿出地图看了一下,终于在村子里找了块没有没有被大树和房屋遮蔽的光照地方,这个地方也是我爷爷在地图上画了×的一个位置。

    “你们看这里的土好像被翻过,要不然就在这里开挖?”胖子用脚尖拨弄了一下土壤说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几个人拿起铲子猛地开挖起来。

    挖了将近五米深,我突然闻到了一股臭鸡蛋味,那味道让我一阵恶心。

    我一铲子下去,带起了一大坨粘稠的红色沙土。

    “尸体!这里有尸体!”

    陈驼子凄厉地叫了一下,他的铲子落在了一颗腐烂的脑袋上,那尸体似乎是不久之前埋的,还没有完全腐烂,看起来十分恶心。

    “这里也有。”

    胖子哆嗦地叫道,他那边也挖出了一具发臭的女尸,那女尸估计埋下去不到几天,眼珠子骨溜溜地盯着我们,满嘴白森森的牙齿。

    我只觉得脚肚子发软,他娘的这村子到底是什么情况?死人怎么连副棺材都没有就直接埋进了土里。